骚货过来领战[12P]

在表弟的帮助下,我投资开了一家速食店,我的艳遇也就 是由此而来的。 我学会了打扮,也开始想女人了。还好我虽然上了年纪,但英俊的相貌,健壮的身体和成熟的男人味儿一点不减当年。我因为入狱早,所以直到现在还是个真正的处 男。也有些女人主动找我,可我都看不上她们!我喜欢的是青春气很浓的文静女孩,也许您认为我是在白日做梦……可是直到我遇到她……

她叫吴雪,今年18岁,我喜欢叫她雪儿,她是今年的高考应届生,在等通知,临时在我店里打工。真是人如其名:她有像雪一样的肌肤,白皙而细腻;她更 有像圣女一样的气质:文静而矫媚;她有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,粉面桃腮,一双标准的丹凤眼,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濛,仿佛弯著一汪秋水。淡淡的秀眉,性感小巧 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。身高足有1。70米修长健美的双腿让我总产生遐想,一身普通的店服穿在她的身上,一样鲜艳靓丽,白色的纯棉T恤。

薄薄的衣服下 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,黑色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, 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,白嫩的大腿光裸著。一双白色的软皮鞋,小巧玲珑。

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弥漫全身。雪儿身上独特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醉的 诱惑力。

我发现雪儿也常常地偷偷看我,眼神中有一丝不易被人查觉的爱幕之情,我经常在午后休息的时侯,把她叫到我办公室聊天。经过一个月的来往和接触,我才知道她父亲死的早,从小就缺少父爱,当她一见到我时就有种莫明奇妙的亲切感,有时还有性的冲动。听后我很开心。

一天早上我见雪儿很高兴的样子,问她时,她神秘地对我笑笑说休息时再讲 给我听。在我的办公室我才从她口中得知:她被清华大学录取了,我也替她高兴,并答应包下她上学的所有费用。她感激地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然后红 著脸跑开了。我的心一阵狂跳……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

到晚上下班的时候,我开车送她回家,在她家楼下我说:“明天晚上我请你到我家中做客,咱们一起庆祝你考上了大学好吗?”

“好,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。”她柔柔地回答我……

“是什么惊喜?”

“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……”

“我也有惊喜给你!”我说。

到了第二天,一天无话,晚上,雪儿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家

“啊……潘伯(她一向这么叫我)你的家可真漂亮呀!”

“是吗?你喜欢就常来,回头我给你配把钥匙,给你留个房间。”

“雪儿我为你准备了一桌好菜,吃完了我带你参观每个房间好吗?”

“好吧!”

我们一起来到餐厅,我启开红酒,我们边吃边聊……一会儿,一大瓶红酒喝了……雪儿的小脸也红仆仆的,煞是好看……

“雪儿……来看看我给你买得是什么?”

“啊……笔记本电脑,嗯……是我送给你的。”

“真的吗?傻孩子,当然是真的啦……”

“潘伯这个牌子的要一万多呢?”

“别说一万,就是十万我也给你买。只要你喜欢?”

“我喜欢……谢谢你!”

“哎……”我说,“你不是也要送给我惊喜吗?我看你是空着手来的,惊喜在哪呀?”

“想知道?啊……你跟我来!你先带我看看你的卧室……”

“这间就是!”

见雪儿来到我的卧室,斜躺在床上,一只白嫩纤细的葱葱玉手托著香腮,另一只则斜搭在丰润的大腿上……

雪儿今天好像精心地打扮了一番,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紧身薄毛衣,是前面带拉锁的,更衬托出她那与18岁年龄不太相符的巨乳。别看乳房又圆又大,但却没有一丝下垂感,向上骄傲的耸立著,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。下身穿一件深红色短裙,裸露著两条光滑,白嫩的大腿,没穿袜子,脚上还是穿着她平时最喜欢穿的一双白色的软皮鞋……

我看呆了,看傻了。

雪儿矫滴滴地对我说:“我把我自己送给你……好吗?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是真的吗?”

这时她来到我面前,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,张开那性感的嘴唇,含羞地吐出香舌,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的肺腹,传遍我的全身,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根神经。

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发干的唇上舔著,我一张嘴,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中,在里边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,她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,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,渡入我的口中。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口中一会在她口中相互缠绕,一会儿深吻,一会儿浅吻,一会儿我舔她的唇,弄得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……

她的双手不停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,我搂着她细嫩腰肢的大手,也向下滑向雪儿圆圆鼓鼓的翘臀,我隔着短裙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揉捏抚摸,我感觉她的脸儿更加红得发烫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抚摸我的手也改为紧紧抓住我的头发。

我知道她已开始发情,运用从色情光盘上学的招数,我撩开她的短裙下摆,把手伸了进去按在她肉感十足的肥臀上。我感觉她的小内裤又薄又软,由于内裤又紧又小,我的手被阻挡在了外面,我轻轻地拍著那两瓣儿嫩肉,雪儿的臀部也随着节奏轻轻地摇动……

我的嘴唇脱离了她的嘴唇,吻上她小巧的耳朵,先用舌头舔着它,连耳朵眼儿也不放过,又含住耳垂儿轻咬细舔,弄得那里湿湿的。

我听说那是很多女孩的性感区……果然不假,雪儿被我吻得身体越来越软,自己已站不住,完全靠在我的身上,仰著头,长长的秀发象瀑布一样散落,嘴中则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恩……恩……潘伯,我好热好难受……伯伯你的小雪儿不行了。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哦哦哦哦哦……”

我见时机差不多了,抱起她柔软的身体轻轻地放到了我大大的床上,自己也跟着伏身下去想好好欣赏她的春情,她也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幸福地看着我。她的小脸儿绯红,嘴角还残留着我的口水沫,额头和鼻尖儿都沁出汗珠。

见我贪婪的注视着她,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,毕竟是才18岁的姑娘。

“伯伯,我爱你,你爱雪儿吗?”

“我的好雪儿,我会用行动来回答你的!”

我拉开她毛衣前面的拉锁,她也配合我把它脱掉。里面是白色纯棉胸罩,胸罩很小,根本遮不住那两团白肉,有一个乳头还顽皮地裸在外面,由于胸罩的约束,在两峰之间有一深深的乳沟,像一道山谷。

我咽了口唾液,稳住“砰……砰……”乱跳的心,颤抖著双手伸向胸罩。她弓起上身让我便于行动,很快在她背后找到胸罩的挂勾,随着它的脱落,一对洁白浑圆的大乳房“扑”的一声蹦了出来,在我眼前随着她的呼吸而左摇右摆。

那大大的乳房洁白,细腻,像两个大白瓷碗扣在那里,顶端有两个大大的乳头,红得像两粒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樱桃,呈少女独有的粉红色,上边还有一个小坑,那是将来喂养儿女的。她的乳晕象铜钱般大小,呈深红色。再向下是雪白的腹部和细细的小蛮腰,小巧漂亮的肚脐。

我除去那阻碍我视线的短裙,露出我刚刚摸到的小内裤,也是白色纯棉的,很薄,很小,但由于她的臀部又圆又大,所以内裤深深地勒在那一小片神秘的地 方,鼓鼓的阴阜位于中央,两边有细细的绒毛不老实地钻了出来,想看看这大千世界。两条玉腿白晰,丰润。小腿光洁细腻,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已脱掉,露出白嫩整洁的小脚丫……

我低吼一声,“哦……受不了啦,”我忙乱地脱掉衣服,只著一条黑色内裤扑向了这个既白皙漂亮,又性感丰满的少女。我用双手捧着她的一只乳房,掌心 一压,小红枣般的乳头便向上挤凸起来,鼓得高高的,鲜嫩得惹人垂涎欲滴。

在表弟的帮助下,我投资开了一家速食店,我的艳遇也就 是由此而来的。 我学会了打扮,也开始想女人了。还好我虽然上了年纪,但英俊的相貌,健壮的身体和成熟的男人味儿一点不减当年。我因为入狱早,所以直到现在还是个真正的处 男。也有些女人主动找我,可我都看不上她们!我喜欢的是青春气很浓的文静女孩,也许您认为我是在白日做梦……可是直到我遇到她……

她叫吴雪,今年18岁,我喜欢叫她雪儿,她是今年的高考应届生,在等通知,临时在我店里打工。真是人如其名:她有像雪一样的肌肤,白皙而细腻;她更 有像圣女一样的气质:文静而矫媚;她有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,粉面桃腮,一双标准的丹凤眼,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濛,仿佛弯著一汪秋水。淡淡的秀眉,性感小巧 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。身高足有1。70米修长健美的双腿让我总产生遐想,一身普通的店服穿在她的身上,一样鲜艳靓丽,白色的纯棉T恤。

薄薄的衣服下 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,黑色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, 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,白嫩的大腿光裸著。一双白色的软皮鞋,小巧玲珑。

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弥漫全身。雪儿身上独特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醉的 诱惑力。

我发现雪儿也常常地偷偷看我,眼神中有一丝不易被人查觉的爱幕之情,我经常在午后休息的时侯,把她叫到我办公室聊天。经过一个月的来往和接触,我才知道她父亲死的早,从小就缺少父爱,当她一见到我时就有种莫明奇妙的亲切感,有时还有性的冲动。听后我很开心。

一天早上我见雪儿很高兴的样子,问她时,她神秘地对我笑笑说休息时再讲 给我听。在我的办公室我才从她口中得知:她被清华大学录取了,我也替她高兴,并答应包下她上学的所有费用。她感激地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然后红 著脸跑开了。我的心一阵狂跳……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

到晚上下班的时候,我开车送她回家,在她家楼下我说:“明天晚上我请你到我家中做客,咱们一起庆祝你考上了大学好吗?”

“好,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。”她柔柔地回答我……

“是什么惊喜?”

“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……”

“我也有惊喜给你!”我说。

到了第二天,一天无话,晚上,雪儿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家

“啊……潘伯(她一向这么叫我)你的家可真漂亮呀!”

“是吗?你喜欢就常来,回头我给你配把钥匙,给你留个房间。”

“雪儿我为你准备了一桌好菜,吃完了我带你参观每个房间好吗?”

“好吧!”

我们一起来到餐厅,我启开红酒,我们边吃边聊……一会儿,一大瓶红酒喝了……雪儿的小脸也红仆仆的,煞是好看……

“雪儿……来看看我给你买得是什么?”

“啊……笔记本电脑,嗯……是我送给你的。”

“真的吗?傻孩子,当然是真的啦……”

“潘伯这个牌子的要一万多呢?”

“别说一万,就是十万我也给你买。只要你喜欢?”

“我喜欢……谢谢你!”

“哎……”我说,“你不是也要送给我惊喜吗?我看你是空着手来的,惊喜在哪呀?”

“想知道?啊……你跟我来!你先带我看看你的卧室……”

“这间就是!”

见雪儿来到我的卧室,斜躺在床上,一只白嫩纤细的葱葱玉手托著香腮,另一只则斜搭在丰润的大腿上……

雪儿今天好像精心地打扮了一番,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紧身薄毛衣,是前面带拉锁的,更衬托出她那与18岁年龄不太相符的巨乳。别看乳房又圆又大,但却没有一丝下垂感,向上骄傲的耸立著,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。下身穿一件深红色短裙,裸露著两条光滑,白嫩的大腿,没穿袜子,脚上还是穿着她平时最喜欢穿的一双白色的软皮鞋……

我看呆了,看傻了。

雪儿矫滴滴地对我说:“我把我自己送给你……好吗?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是真的吗?”

这时她来到我面前,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,张开那性感的嘴唇,含羞地吐出香舌,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的肺腹,传遍我的全身,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根神经。

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发干的唇上舔著,我一张嘴,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中,在里边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,她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,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,渡入我的口中。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口中一会在她口中相互缠绕,一会儿深吻,一会儿浅吻,一会儿我舔她的唇,弄得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……

她的双手不停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,我搂着她细嫩腰肢的大手,也向下滑向雪儿圆圆鼓鼓的翘臀,我隔着短裙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揉捏抚摸,我感觉她的脸儿更加红得发烫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抚摸我的手也改为紧紧抓住我的头发。

我知道她已开始发情,运用从色情光盘上学的招数,我撩开她的短裙下摆,把手伸了进去按在她肉感十足的肥臀上。我感觉她的小内裤又薄又软,由于内裤又紧又小,我的手被阻挡在了外面,我轻轻地拍著那两瓣儿嫩肉,雪儿的臀部也随着节奏轻轻地摇动……

我的嘴唇脱离了她的嘴唇,吻上她小巧的耳朵,先用舌头舔着它,连耳朵眼儿也不放过,又含住耳垂儿轻咬细舔,弄得那里湿湿的。

我听说那是很多女孩的性感区……果然不假,雪儿被我吻得身体越来越软,自己已站不住,完全靠在我的身上,仰著头,长长的秀发象瀑布一样散落,嘴中则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恩……恩……潘伯,我好热好难受……伯伯你的小雪儿不行了。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哦哦哦哦哦……”

我见时机差不多了,抱起她柔软的身体轻轻地放到了我大大的床上,自己也跟着伏身下去想好好欣赏她的春情,她也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幸福地看着我。她的小脸儿绯红,嘴角还残留着我的口水沫,额头和鼻尖儿都沁出汗珠。

见我贪婪的注视着她,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,毕竟是才18岁的姑娘。

“伯伯,我爱你,你爱雪儿吗?”

“我的好雪儿,我会用行动来回答你的!”

我拉开她毛衣前面的拉锁,她也配合我把它脱掉。里面是白色纯棉胸罩,胸罩很小,根本遮不住那两团白肉,有一个乳头还顽皮地裸在外面,由于胸罩的约束,在两峰之间有一深深的乳沟,像一道山谷。

我咽了口唾液,稳住“砰……砰……”乱跳的心,颤抖著双手伸向胸罩。她弓起上身让我便于行动,很快在她背后找到胸罩的挂勾,随着它的脱落,一对洁白浑圆的大乳房“扑”的一声蹦了出来,在我眼前随着她的呼吸而左摇右摆。

那大大的乳房洁白,细腻,像两个大白瓷碗扣在那里,顶端有两个大大的乳头,红得像两粒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樱桃,呈少女独有的粉红色,上边还有一个小坑,那是将来喂养儿女的。她的乳晕象铜钱般大小,呈深红色。再向下是雪白的腹部和细细的小蛮腰,小巧漂亮的肚脐。

我除去那阻碍我视线的短裙,露出我刚刚摸到的小内裤,也是白色纯棉的,很薄,很小,但由于她的臀部又圆又大,所以内裤深深地勒在那一小片神秘的地 方,鼓鼓的阴阜位于中央,两边有细细的绒毛不老实地钻了出来,想看看这大千世界。两条玉腿白晰,丰润。小腿光洁细腻,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已脱掉,露出白嫩整洁的小脚丫……

我低吼一声,“哦……受不了啦,”我忙乱地脱掉衣服,只著一条黑色内裤扑向了这个既白皙漂亮,又性感丰满的少女。我用双手捧着她的一只乳房,掌心 一压,小红枣般的乳头便向上挤凸起来,鼓得高高的,鲜嫩得惹人垂涎欲滴。

上一篇:醫道官途之胡茵如之梁成龍的醉後褻瀆 下一篇:體操生的淫墮